死扛饼也要萌萌哒

【泓川】归来(下)

陆个柏:

就很ooc了。
肉渣,是假车
就想喂自己吃小甜饼




唐川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多年比肩的好友,最近几天同一屋檐下的人,竟成为了眼前所谓的施暴者,尽管他还什么都没有做。


当他看见那个背影因为自己喊出石泓的名字而为之一滞时,后面那句话其实是带着几分怒气的。石泓停下脚步站在了原地,走路时略有些驼的背直了起来,他站在那里,抬手取下了头上戴着妄图隐藏表情的帽子,有些粗暴地摔在身边的桌面上,依旧没有回头,没有回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仅仅是继续站着。


“为什么?”唐川接着问,声音明显小了些。为什么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的话里疑问太多,石泓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答案,而自己又能给出他怎样的答案。石泓行事总是依靠逻辑而非情感,他的行动后于思想,万事都需要反复思量做出计划再付诸实施。而这一次,当他想要像研究数学问题一样,闭上双眼让公式在眼前变形从而得出结论时,却发现唐川成为了例外。他从前可以周密地安排计划着怎样制造陈靖不在场的证明,保证妥帖;现在却不想唐川是这百密一疏,对于他,石泓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样这样做,他想要让唐川在自己身边。他放弃了逻辑的驱使,选择了情感。


唐川看见石泓垂下的手在颤抖。看见他转过身,朝自己走来。
“不为什么。”


正在试图起身的唐川被石泓扣着肩膀按了回去,他抬手想要阻拦却被石泓拽着手上的链子带过了头顶,铁链的声音很小,在唐川听来却像是爆炸在耳边。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此刻完全任由石泓支配,他不知道石泓会做什么,到此为止他所有的行为,太不像他所认识的石泓了。


唐川皱眉缩着肩膀喊石泓的名字,像是想要让他清醒一样,但好像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他看不清石泓的目光,但当他对上那双眼时,也收到了石泓的吻——他堵住了自己接下来的话,诸如你要干什么这样一类会暴露内心恐惧的斥责。石泓的吻很生涩却炙热,他强势地侵入唐川的唇舌,吮吸,与他纠缠在一起。唐川试图抵抗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咽,刚刚睡醒朦胧的睡眼此刻有些泛红,石泓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发现唐川的脸开始泛上沾染情欲的红晕,更加用力地朝他索取——唐川反抗地咬了他在口中作恶的舌,石泓只得吃痛地放开。目光顺着脖颈一路到了唐川因为挣扎而凌乱的衣领下好看的锁骨。这件衣服很眼熟,石泓冒出这样的念头,他扯开领口向下侵略,忽然想起这件正是他出狱那天因为自己衣服湿掉而换的唐川的那一件,被唐川洗好继续穿着了,还带着洗衣液的清香。


唐川终于从那个充满掠夺意味的吻中逃离,他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想要制止石泓进一步的动作:“石泓.....停下....”


他喘息中小声地说着的话,却让石泓像从如梦中清醒。他像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任由情感支配下的暴行,以及险些对唐川造成的伤害。手铐下唐川的手腕由于挣扎留下了隐隐的红痕,石泓停下了动作,放开了按住锁链的手,放开唐川的肩膀,逃也似的起身离开床铺,去拿桌上的医疗箱。


对于石泓而言,曾经的陈婧母女是他坐标轴上重要的两个坐标,像一束光芒打在他的生命里。而唐川,却像是那束光芒的源头,他像是他生命的太阳。


这一次,唐川发现自己在自家床上醒来,身上盖着薄薄一层被子,空调静静地吹着风。身上并没有丝毫束缚,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他甚至要以为之前的一切是梦境,若不是因为手腕上的红痕依旧有些作痛。


石泓送他回了家。


唐川不知道这一切的原由,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那样的反应,但他愿意听石泓讲清楚,他知道自己此刻最该做的,是找到石泓。
他开始回忆那个小屋,四下安静得只有鸟鸣,空气里似乎很潮湿,气温明显比城中冷些,以及他在那片安静里似乎听见了流水的声音——


是山上的小木屋!


唐川跑出房门,拦住了第一辆从小区门口经过的出租车直奔那座小山。他甚至没有带任何装备,山上终究难免变数大的,但他坚信石泓会在那里,他必须去找他,不能再晚,没有时间了。他焦躁地看着城市的风景从眼前略过,只盼着快些见到那片山峦。他唐川不能看着石泓再消失了。


终于,他下了车。他顺着当初石泓带他走的那条路奔跑,攀爬,淌过那条山上流下的小溪,终于到了那座木屋。


石泓果然在里面。


门半掩着,被他一推便开,扑面而来的酒味。地上倒着酒瓶,洒了一地的酒香。石泓就在床上靠着墙坐着,右手无力地耷拉在身边,左手捂着脸,他的身形微微颤抖。


唐川觉得他哭了。


他没有见过借酒消愁的石泓。大学时不是没有一起喝过酒,但都是聚会性质的欢饮。他曾告诉过罗淼说自己这位老同学可是海量,让罗淼惊叹了一波。此刻见到这样缩在墙边的石泓,他手足无措。他走近那里,靠近了此刻脆弱的石泓。


石泓发现了进来的唐川,他有些手足无措,像是恶作剧被发现的孩子在等待惩罚。下一秒,他收获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石泓好像酒醒了,又好像没有。唐川发现他没有哭,老鹿斑比的眼睛在瞪大了看自己。


“唐川。”石泓嗓子有些哑。


“嗯。”


“对不起。”


“.....”唐川暂时沉默。


“我很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还很喜欢你这件衣服,穿着舒服。”石泓说罢认真地摆弄唐川的衣领,又低下了头。


“我很想你。”他接着说。


“我也是。”唐川回他。石泓的眼里划过光芒随即暗淡,直到唐川的下一句话。“我也很喜欢你。”


“我们回家。”

渣旧

快一年没刻过章子啦,两年前转印的素材w开心


剑网三成男x你 明教(1)

你是在他的怀抱中醒来的,那时他正把你的手放在掌心,像只猫一样偷偷握着,传递来淡淡的温度。见你似是醒来扭动着伸小懒腰的样子,破掳兜帽下异色双瞳中闪过一丝笑意。身边篝火烧得正旺,不及靠在他胸膛的温暖。地处西域,你本就有些畏惧,往他怀里蹭了蹭,耳边他温热的鼻息让你有些痒,恐惧却已驱散了大半。明教的夜空,似是比记忆中长安的星夜更为明亮又幽深。他放下掌心中你的手,“等我,这里不太安全。”你疑惑地坐起来,睡眼惺忪,他起身走向茫茫大漠,取下背后的弯刀,狼鸣四起,卷起漫天黄沙。次日行进路上,你看到了离先前休息之处不远有狼群的尸体,刀口的血液凝结。行动略有迟缓,驻足在尸体前,背后他也停下脚步,俯下身:“别怕。”


坛九大大的SQ截图w线条废的我